小站主页 小站动态 财务公开 学生档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单击图片
     
   
捐助须知 志愿者 爱心论坛 关于我们
上一条 志愿者之歌——水龙头儿          下一条 今天 与众不同--

小T日记——Ththyas 小T

作者: admin   发表时间: 2010-3-2   查看次数:3393  

 

小T日记

  说明 ---- 在我开始负责辅导员计划之前刚资助了一个女孩(No.20陈丽花) 而这个计划也是在我考虑如何与她进行沟通时诞生的 (我把她列为了我的辅导对象之一) 所以 这里贴出的日记片断 自然包含了在提出此计划之前的一点内容这个日记或许会这样继续下去 内容或许是有关计划的 也可能是有关希望工程的 有关丽花的 有关发生在小站里的点滴

  

5/23/2002

  我已经正式资助那个女生了( 陈丽花) 大致的情况我了解 是个有主见的女孩 她只比我小四岁 但已经用尊严和勇气去争取上学的机会 很难想像她去卖东西赚钱时的情景 被拦截在村口受着盘问 然后暴出了令我至今听之心动的话语她是怎么做到的 以她的年龄 应该是初中快毕业了(实际才初一) 我竟然无法以对待一个初三生的心态去面对她 虽然我完全承认初中-高中-大学 这两个台阶隔开的绝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差异但我现在只能把她当做同龄人来对待 莫不说---苦难是人生的大学?

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或许在她不屈的心灵面前 我才是真正需要援助的人苦难大学---我失学的地方 这也能成为我今日萎靡不振的理由 Who knows?

 

5/26/2002

吃了太多的饼干口腔里有难耐的甜腻 早上看到陈丽花的资料 里面写到因为两元钱的短缺她饿了两天 我忽然才意识到自己真正做的是多么的形式化 我还是没有从内心从意识从本能上接受自己已是资助者的现实若我在这边浪费 用着父母的钱去慷慨的资助他人 道义上虽与高尚沾边 实际我还是平庸的

 

5/28/2002

发现自己已经退化了思考能力渐褪 是因为过于倦怠和无聊 不经历挑战 自己的潜力就真的潜下去了 该令自己的大脑转起来 做事请要有恰当的目的性 积累经验 善于全面辩证的看待问题 把握住几个基本方法---理智的分析 力求实际 ;多参考他人意见和举措 不要闭门造车 (这是李小落昨天聊天时给我的启示) 我应该留意其他组织有关的动态 ; 脚踏实地正确估量自己的能力 不要好高骛远 尽量在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之前预视出结果 小心谨慎会增加计划的可信度

 

5/31/2002

  完成了给陈丽花的第一封信 又补了一页 告诉了她辅导员计划已经确定她 她的妹妹 还有她的同学罗桂松6月29日是她的生日 我很想做点什么 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应该是不会有人想到给她过生日

That's a magic 一提起笔 想到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那几个孩子都会看到 我的心中便会从未有过的柔软 似乎是在轻轻的抚摸一个受伤的小动物觉得很多事情都不那么重要了 全世界只剩我和他们 我们在信笺上手牵着手 可能结果不是这个样子 可于我 只要他们能看到我写下的话 我就可以满足了 这种奉献会不会令自己陷入过度遐想的深渊啊? 现实与理想的差距会不会把我的视线阻断 一切都是模糊的 不过 记得自己对小杨老师说过的-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坚持 那就一定会是我 而且 作为辅导员计划的发起者 我决不会让其流产有点信心 事情不会太糟糕的 还有很多人支持着你

 

6/2/2002

.这封信是寄给陈丽花的班主任的 请求他对辅导员计划的支持他千万不要误认我是个神经病 希望那是一个年纪轻一点 易沟通 热情的老师

 

——摘自爱心小站《爱心行动》(第36期)

 

 

2003云南之行

 

7月17日 星期四

8:30 南方航空 哈尔滨太平机场

  我风尘仆仆的回到自己爱和力量的源泉,精神饱满之后又奔向干涸贫瘠需要爱和力量浇灌的土地.我没有等到离别的最后一刻,而是早早的通过了安检口进了飞机. 那样的告别场面我无法面对.安检口到候机厅之间长长的走廊让我走的好辛苦. 没有回头,因为知道爸爸妈妈一直在那里注视着我.我不能让不舍和依恋动摇自己赢得的坚定.

  爸爸妈妈爱我,也正是因为这分爱,他们才会微笑着送我走上旅程.有这样的支持和鼓励,我绝不能仅是享受其中.我要找到自己的方式报答他们.

  我要传播这分爱.

  自己也会问这样的问题——你花了2000元来看一趟这些孩子为什么不直接把这笔钱寄给他们?我的回答更象是一种希望——我希望能用这2000元的经历和感悟换来更多的大于2000元的捐助和支持.


鹤庆

  走下飞机感受到的是微寒的晚风 阴霾的天空压抑着人们脸上的表情 却令我渐渐从漫长旅途的疲惫中活络起来 走快点 再快点 总是想用有限的时间尽可能的多做些事情.


驱车去鹤庆

  眼中的鹤庆是个穷乡僻壤的区域无尽的山 蕴含的是无尽的绵延生命 我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满眼的大山 无一丝的生气 由于风化 山体现出了灰黄的岩体没有风化的则被绿色覆盖 我也说不清是农作物还是野草 随着车行 突然群山中现出一块空地 三面环山 中间是个小小的村寨 低低的房子 颜色暗淡 微薄的炊烟低悬在小村子的上方除了惊讶 我感到的是好奇 这样的村寨相距遥远 除非山的那一边还有着我望不到的人烟 听飞机上同行的一位老人讲 这里的人 就是祖祖辈辈的靠山吃山的农民 我贴在车窗玻璃上看到著着地方特色的服饰的人在靠近马路的一片片田地里隐约闪现 想像着这样的生活还能禁锢多久欲飞的鸿鹄 或者 这样的山水能否养育出欲飞的鸿鹄? 我再一次承认自己的幸福和幸运.

  马路两旁的街灯亮了一座座白族式的房屋矗立在路边 古朴中透着现代的气息 雪白的墙壁和飞扬 的屋顶连成一片别有韵味 倘佯在这样的街道上一定会很惬意 但是 我的脚步没有放慢 我看这街这人是为了捕捉些本地的气息 我想发现些独属于鹤庆的东西 我想尽快的融入这里 我想―― 想就从这里开始感受我所牵挂的人的呼吸吐纳.

山里孩子们的脚步和眼光因为种种原因很可能就被局限在这里被绵延的大山阻隔在这里 鹤庆就是他们眼中外面的全部世界了 我留意着这片灯火人家努力从中发现着孩子们的世界.

 

7月18日

金墩中学――陈丽花家

  金墩中学在乡的最北边两栋三层的楼房显得格外醒目(小杨老师说这是全乡最好的建筑了 有乡政府的补助也有乡民的捐款) 车子在石子路上的颠簸让原本低垂的五星红旗似乎也开始飘动起来 小杨老师早在路口等候了我很远就认出了他 是因为他和去年我在昆明见到他时穿的是同样的一套衣服――因亲切而让人喟叹.

  近处看小杨老师很容易就看到了他头上的白发 在年轻的黑色中固执的挺立着 我执意要拍一张这些白发的特写 竟因为它们数目太多而无法聚焦 拍出花白的一片 看着竟然也真实 谁说的准象这样的操心下去小杨老师的头发不会在不远的一天花白起来呢.

  我终于和小杨老师面对面了比起从网上照片看到的 面前的小杨老师更亲切 是"真实"带来的差异吧 似乎预示到了交谈时间的有限 我们很快的进入了主题其实 谈的还是很宽泛的内容 基本上是我问 小杨老师做解释 谈话涉及了这些孩子的具体的学习和就业情况 我也大概了解了当地老师的无奈和苦衷乃至最终形成的虚有的壮志和徒劳的尝试听我的问题 很多都无知而幼稚 小杨老师每每听到这样的结论 总会善意而无奈的笑 然后耐心解释给我听 从网上得到的信息和这样面对面听到的叙述是无法相比的 我到没有刻意的记录某组数据某个现象甚至小杨老师向我阐述的个学校的教学情况可学生的学习状况我都听的隐隐约约 而记入心里的是面前这个普通教育者的眼神 表情 语调 动作 神态 还有他可以引起我的共鸣的感慨和笑声我是在寻找自己的影子 唯物的我需要充足的理由代替最先产生的激情来支持我进行长久的计划 而这次与小杨老师的见面 正是应运而生 小杨老师的介绍和解释澄清了我的很多模糊概念在情绪激动时我不能下定论 但我肯定的对小杨老师说未来两周的旅行中我会重新思考一些问题 用自己的眼睛去捕捉想要的理由.

  谈话将终我又忽的伤感起来----是因为这样面对面的交流是如此的机会难得 是因为我们为之努力的事业总是困难重重 是因为我们本想 我们本该我们本会 却依然被很多很多的人不理解甚至忽略 伤感---更为了命运的不公 我们只是在抱怨 但毕竟我们有吃有喝有书读有钱花 可那些孩子----无语时我心潮澎湃.

  下课 陈丽香罗和义还有罗桂松都跑了出来 三个孩子围着我 腼腆又兴奋 丽香和我差不多高 拉着她的手 我能直视她的眼睛 亲耳听到她叫我英姐 我心里开始软软的荡漾起来―― 至少 我要带给她信任和亲切.

  小罗(罗桂松)有双大大的眼睛 一副内秀的样子 记得和他通信时我总是尽量以军人的威武豪迈来做信的经纬 希望这样能和他拉近距离 今天见面了 还是抑制不住的搂住他的肩膀对他脸上的红晕视而不见.

  笑容始终挂在他们的脸上牵着丽香粗糙的双手 搂着罗和义因激动而不停颤抖的肩膀 注视着罗桂松害羞而微红的脸颊 我忽然想搂住他们大哭一场―― 为了他们承载着命运中的这些重负仍能笑着幸福着 但我没有 我也是笑着 尽着自己的努力去以一颗平常心来和他们交谈 ―― 姐姐是代表很多很多志愿者来到这里的 你们要知道还有如许的眼睛关注着这片山区 有多少人同姐姐一样翘首企盼过跨越江河山川的来信 它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应允的答复 更带有两颗心交相呼应的暗语 那是信任的接纳 也是快乐的等待…

  这只是一次单纯的会面我不是施舍者救世主 我是你们的朋友 一个你们有难了就会挺身而出的朋友.

  孩子们小站的姐姐来看你们了.

  孩子们的笑感染了我让我一路上沉重的心情渐渐放松 我开心的拉着他们从教学楼里走出 开心的搂着他们在小花园里聊天 开心的依偎着他们在鲜艳的国旗下留影 ―― 我开心着 直到随他们走到宿舍 我在门口滞住了 忽然间 光明变成昏暗 宽敞变成拥挤 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的画面变成了眼前的真实 想用相机记录下我的心情但取景时 却对准了整齐摆放的床位 我在这阴暗的天地里极力捕捉着亮色!

  看到我不平静的样子孩子们似乎有些不能理解 他们拉着我走到楼上 我再一次呆滞在门口 楼下那间屋子至少还有床位 眼前的这间 是一排排的地铺 孩子们的被褥就放在地上 什么被褥啊 就是一层布单盖住下面的草垫尝试着坐上去 我浑身上下都在痛 心更痛! 抬头环视这间宿舍 因为没有床铺的遮挡显得格外敞亮.

  屋角桌子上有几株鲜花插在杯中墙壁上一幅泛白的条幅――――求知识勤学不怕五更寒

我拉住丽香看她忽闪明亮的眼睛 我蓦的坚定异常.

  丽花还是没有来学校看到天气不错 小杨老师终于同意带我们进山去.

  行在村子中时我们遇到了在下学期即将成为小站孩子的一个女孩 她的姐姐考入鹤庆三中 已经上学去了 妹妹本来读初中 但因为父亲残疾 母亲有脑疾 她便在这学期一半时回了家.

  两个孩子一个上学一个辍学这样的情况在小站资助的孩子里很普遍 有的是姐姐或哥哥离开学校 有的是妹妹或弟弟 这样的抉择对谁都是伤害 丽花丽香姐妹 姐姐打工 妹妹读书 姐姐苦妹妹也苦 沉重的经济负担的确会因一个人的退出而减轻但思想和物质的双重负担却会明显加重

对于父亲让她退学而让妹妹继续念书一事丽花表现出了理解 一种令我心酸又无奈的理解 她很懂事 可能这样环境下的孩子都懂事-----都懂得贫穷意味着什么

  还有多少丽花在哭泣啊!

  进山 就要走山路丽香说这样的路她要走上6,7个小时 这还是天气好没有下雨时

小杨老师领着我们行在路上一边是滑坡的山体 一边是削下去的崖壁 颠簸坎坷的前进着 心中却在反复--- 这是孩子们上学要走的路 下雨怎么办 天黑怎么办 独自一人害怕怎么办进山的路并不寂寞 不时有山民的身影或近或远的出现 远观近看让我从这些真实的画面里发现着突兀出来的轮廓----如果说雀跃的孩童尚且让我感受到了一些大山人民生活的生机和活力那被庞然干柴压弯了腰的女人和衣衫褴褛的男人则让我不得不流露出怜悯和同情 看着初小年龄的女孩子们背着手工的花布书报 抱着柴火 我隐约似看到了她们在重山中行进的瘦小身影有几次和当地的居民对上了视线 这些山村里的人们有着令我羞愧的犀利眼神 往往是我忙不迭的低下头去 该怎么解释呢 同一片土地 这里的山水树是我们享乐旅游的资源 而于他们却是生命延续的保障不让砍伐树木 我们就会有更加郁郁葱葱的山林去观赏玩乐 却不知道我们的回归自然享受野趣的快乐是很多人的饥饿奔波和无可奈何的沉默所支撑的

  苍茫大山的绵延让我蓦的接受了他们(它们)的沉默

  路就是这样在脚下走过但疲乏劳累却不饶人的蔓延开 此时 能代步的只有拖拉机了 就象小杨老师进山时搭乘的一样 "不见其身先闻其声"的小拖拉机终于出现在视野中虽然蹒跚颠簸但格外坚定 爬上去 抓住已经被撤裂的护栏 还未站定拖拉机就开动了

  我对之后的行程留下的记忆只剩下恐惧和害怕得出的结论是行在山路上的拖拉机比我玩过的所有游戏都惊险刺激 我戏谑之为刺激 心里却一阵阵的后怕

  我不想说进山的这一路风光多么美好高山衬着蓝天 绿树隐着人家--- 这些是我的真实印象 但又是绝对的虚幻的 就如在我眼中的是风景 在山里孩子眼中的却是贫穷 我承认这样的差异但接受的痛心无奈


进山看丽花

  丽花是我资助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小站的孩子我承认她的最终辍学对我而言是个打击 这不是她的第一次辍学 但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没有复学的机会了) 我执意进山只是想找到一点希望 我想做的是寻找更多的亮色去涂抹希望我知道自己是坚定的 但我更希望找到更多的坚定的人 我想用自己找到的希望去感染更多的人 做事情总是要有理由的 不论是多么主观恣意的事 嘴上虽然说着"志愿" 但目标模糊很容易让人动摇


丽花印象

  丽花不爱笑原以为见到我她会很开心 至少表现的很开心 但是没有 走到她面前时我抑制不住激动去拥抱她 丽花有些躲闪 叫了声"英姐"就扭头开始带路了丽花在前面走的很快 一路上我都没有机会赶到前面拉住她的手

  丽花的家一贫如洗甚至连家徒四壁都算不上 因为她家根本就没有墙 只是几块木板拼成的屋子 到家后她一直忙个不停 拿凳子到茶水端水果 很干练很麻利 一切照顾周全后她才坐下 但目光一直是游离的我定定的看着她 希望能直视她的眼睛 可当她的目光真正的落在我身上时 我的笑容反而让她迅速的移开了视线 反复几次之后 我也转开了头 心中一阵难过 真的很想像见到丽香那样在教室里见到丽花

  似乎刚坐一下就要离开了丽花开始有点慌神 她拉我的手 要我住下 要我和她说说话 笑容在脸上僵硬了 我无话可答 丽花 姐姐就是来看你的 ――― 我看到了一个勤劳美丽的山里女孩一个懂事可爱的初中女生 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儿 一个成熟稳健的姐姐 我不再强求你去念书 我不再埋怨你的消极 我只是想亲口告诉你――当不成一个好学生 你仍可以当一个好人一个好姐姐 一个好朋友 一个好女儿 一个好母亲 我想让你知道 没有谁放弃你 也没有谁有这个权力 是社会 是坎坷的命运 是你另一所苦难大学的考验 我希望你能在这个大学里成绩优异

  远处招手的丽花姐妹越来越模糊苍山环抱着二姐妹 环抱着她们美丽的梦想 我忽然轻松起来――今天终于见到了丽花 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虽然我的第一个资助计划以丽花的辍学而告终但我仍然是开心的 至少丽花二姐妹 妹妹还在读书 姐姐在努力辛苦的赚钱 一面养家一面供妹妹的学费 这样的一家人 我无法再要求更多 分手时 丽花象是在郑重的保证―――英姐我要是还能回到学校 我不睡觉了去学习 我一定不再辍学了 英姐我真的想再回去。。。。。。

  小站孩子们的求知欲就是我们的希望我知道应该客观应该现实 所以我没有斩钉截铁的告诉丽花我会帮助她继续上学 但我也没有躲闪 我想让她知道我在努力 我在关心她 也希望她不要放弃 争取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无力去改变什么我看到听到想到 但真正去做的也只是一种力不从心的关怀 丽花 让我们彼此包容理解 最后最后的告别 丽花终于露出了笑脸 并不是她开心 而是她在表露真实的感受 不论是苦是累是不舍她总是会笑脸相迎的

  "你快乐我快乐两个都快乐"--小女孩最后的祝福 这让我一下子想的好远-------想到老去之后的情形 想到那时候 会有多少今天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我们都会长大 已经长大的 就再长大一些 足够大的就变老 我们最终都会变得通了世事 晓了天命 都会知道该怎样放任自己蝴蝶般的心灵在潜水衣一样的躯壳里飞舞了 到那时叫我"英姐"的这个女孩 是否还会记得当初令她感动的文字呢 我不知道 但我愿意去假想


去小杨老师家

  师母年轻漂亮干练果断 身为老师同样繁忙但仍能把家治理的井井有条 小杨老师的父亲是一名退休的乡村教师 在山里教书37载 贫苦孩子对知识的渴求和贫困山区人民生活的落后让他深刻的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有他们的支持 是小杨老师的福气小站的福气也是孩子们的福气

看着三代同堂的和睦美景 我想到了几千里以外的爸爸妈妈 心中一阵软软的感动 人生在世 彼此支撑才构成了可以挡风遮雨的家才会让爱有个温暖的巢穴 并让这爱的力量得以传播蔓延 今天我们帮助小站的孩子们尽可能开心无忧的成长 等他们可以支撑一片天时再去给别人遮住风雨 所谓回报 大抵如此

 

7月19日

去北山小学发网友们捐赠的物品(衣物 文具 书本)

  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小学----一个老教师 十几个孩子 作为一个偏远小学的更偏远的教点 在昏黑潮湿的屋子里大声朗读着"我爱北京天安门" 贴近窗子透过破旧无遮拦的窗棱看进去 两排小学生整齐的坐在窗边捧着课本----屋里没有电 他们只能利用自然光看书 因为距离近 孩子们的读书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他们用手指点着课本念一个字点一个字---那样的用力那样的专心 不知觉中眼泪就流出来的 不是因为他们的贫瘠而苦楚 而是因为他们在贫瘠中的富足---那是一种真实的感动 耳中灌满了孩子们清楚响亮的读书声毫不畏惧勇往直前 他们代给了我满心的阳光 在这个阴霾的天


志愿者

  希望产生动力动力促成了行动 当人们在行动中触及到了与希望相悖的真实 我想要的是更积极的去寻找希望 只要它不泯灭殆尽 沧海桑田―― 能活着本身就是希望

  看着小站里的资料浏览着孩子们的照片 我总会深深的感到愧疚 为了我没有做到的事 也为了我只能做到的事 在小站里"混"日子 我学会了自我安慰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力不从心 无可奈何

  路上常会收到小站同志们的问候(电话 短信) 自己自然也时刻挂念着他们 这样的思路被打开 就会想起很多--------想我们能走多久 走多远 想我们的影响有多大 或是有多"小" 想那个偏僻的山村里是否有如我们观望他们一样的观望着我们的人们 想我们的矛盾,问题,困难, 在想他们的无奈,渴望,企盼.

.....thinking

向那些志愿者致敬!! 离开的 留下的, 只要是努力过的!

向小站里的志愿者们致敬!!

我失望 但从不绝望 (I 'm disappointed, but never despaired. )

  记得路上同伴问我给希望工程捐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 他以为我关注所以一定了解 可我同他一样的疑惑 如果希望工程真的见了成效 那今天的我还有什么可操心的 "这还是制度问题"lab最终把话题归结到了政治上 那太大了 我在心里暗暗的摇头 我们能改变什么 如果真是"制度问题" 就算是 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等着16大来解决它么 若能解决 还会等到现在 我笑啊 不能因为是国家的原因是制度的问题是政治的漏洞 我们就袖手旁观不管不闻了 有力出力有钱出钱点滴爱心汇汹涌河川啊...... 连绵的苍山让我感慨 自然造化的伟岸无时无刻不戏谑着渺小人类的努力 层层障碍横亘路途 莽莽迷雾障幕前景 可生生不息的不仅仅是繁衍的生命还有不灭的信念和激情 life is a gift---- 生命是天赐的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我喜欢它表现出的对每一个生命的珍视和敬重 而我也相信 在珍视他人生命的同时我们自己的价值才会体现 至少这是我认可的一个途径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排除万难 争取胜利 !!!


告别

明年还来 有时间还来 这样的约会让我走的坚定毅然 我和小杨老师有个约会 和所有的流露渴盼童真的大眼睛们有个约会 和天下怦然跳动一心向善的朋友们有个约会!

 

——摘自爱心小站《爱心行动》(第44期)

 

 

 

2003年12月11日 星期四 00时11分

  一直想着把"小T日记"重新放到论坛里去 没有这样做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倦怠 另一部分是觉得论坛里来的人多了 不再是自己随意写心情的地方了有些胆怯^^ 但时日久了 发现论坛还是原来的那个论坛 人虽然不同了但交流还是要有的 就算是单方面的 我仍希望能和大家分享我的心情 和大家分享在小站里的每一个给自己的生命留下痕迹的日子毕竟在小站里所经历的已经融入了我现实的生活 也是我珍视的一部分记忆

  接近年末身边开始蔓延开一种忙碌---加快的步伐 带着些许的不安分---拿不准自己是否也被传染 昨天晚上坐在床上给小义回了信 可能是过于安逸(学习室太冷了 我钻进被子里写的信^^)我有点昏昏欲睡 信里难免出现了些天马行空的话 还好没有太离题 反正已经打算放假前再给她写封信的 于是也没有什么"遗憾"的结束了这封信我这次不想和她谈的太多 主要都集中在学习上了:怎么认识考试 怎么处理开夜车 怎么"自己找乐子" 因为连续几次考试她的成绩都不理想 信里小义也表现出了很强烈的挫败感和危机感让我也有些不知所措

  周末时去图书城给小义挑书我和beck两个人 周旋在迂回曲折的书城里 着实费了把劲---先凭手感掂量出书的质量 轻了的不行 十有八九没有"分量" 再翻看目录看是否紧扣教材是否遵循大纲 然后选一章来实战一下 ^^ 就是自己作作 找找感觉 有感觉了再掏腰包 就这样 还算是满意的载书而归 下午时给她寄出去了 信里告诉她辅导教材"多多益善"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在综合复习阶段 希望她能合理利用这些书

  等过两周再给她写封信计算好时间 争取收到信时她刚考完试在补课其间 信里对她的期末考再鼓励安慰一下 针对她的短暂的假期给出我个人的建议 再提一下征文的事 小义文笔很不错 对文字的运用能力很强写出一篇像样的征文应该不会占用她太多时间

  下了一天的雨了潮湿阴冷 不知小义她们怎么样 高寒地区的冬天不会好过的 又冷又困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就象我现在这样 , 还饿~~~~) 闭上眼睛 总会出现小义腼腆的笑容 让人看了很舒服小心翼翼的谈吐 希望她能开心点

  ps:鼓励辅导员们跟帖写自己的××日记 ^^记录下自己与学生们一起成长的过程。

天冷加衣 大家要注意身体

 

2003年12月14日 星期日 00时09分

  每次静下来时都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忙忙碌碌的一天过的很快 安安静静的时刻也过的很快 但这时才会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在生命中留下的痕迹

  周五上午考了一门试虽是选修课 但我还是努力准备了 也是不想混入周围人用虚伪营造的气氛 从混乱的考场走出来 伏在窗台上看外面渐枯的枝叶 一种担忧和无奈涌上心头---山里的那些孩子们是否也经历着所谓的竞争 也饱尝着不公平的待遇 也强迫着自己面对不对称的因果视而不见?!

  都说高考是现今最神圣无瑕的但近年里频频出现的高考作弊的确触目惊心 平常呢 似乎学习如何"弄虚作假"也是一门必修的课业 虽然我不想承认!

  小站孩子还有类似的孩子们对这样的考试究竟有多大的把握呢

  命运的不公平已经让他们心力交瘁人为的悲哀将会给他们怎样的一个教训!

  我不知道

  在信里丽花丽香常常是满页面的感动和感激我读它们 心里有种声音-- 小站孩子们不应该学会这样的"感恩"方式 我想要的也不是这样的"回报" 我甚至没有想过--我--自己--想要得到什么 我只希望通过自己实实在在的努力和帮助 能让小站孩子们有个机会去把握自己的命运,去改善自己的现在,去创造自己的未来

  还是太远了我离她们太远了 不仅仅是距离上的 有时,力不从心会令自己低落下来 可看到信里一遍遍的重复的感激 我似乎都开始因她们的感激而感激她们

  没有对象只是因为一种凝系彼此的纽带 或许我和她 什么也改变不了 但至少我们该去尝试 我要感谢她们给了我尝试的机会 让我知道自己还能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虽然前途是那么的渺茫!!!

   白天会去福利院看望那里的小孩子 陪他们玩一玩 和他们在一起时 得到的快乐总是最纯粹最直接的 就象是从心底冲出来的笑声 不经任何的阻碍限制或许 有了本质的对比我们才能更坦然的去面对现实 虽然在从福利院回来后我也会看着这些孩子的照片陷入他们的不幸当中 但 面对他们 我是快乐的 因为他们也是快乐的

  天气变化无常愿所有人都保重

  做自己想做的认为该做的也可以做到的事

ps: 大家也帮忙想想 怎么以平常的心态面对受助学生的感激并做出尽量正确的反应

 

——摘自爱心小站《爱心行动》(第45期)

 

 

<随感>大理小义


2006年6月27日

<注>小义:女曾为爱心小站的受助学生 现在大理打工

 

大理小义 感觉象是大城小事 只不过没有那么多不期而遇的浪漫

            

小义 89年的一个云南大理女孩 我资助的第3个贫困学生 大学时曾经去云南看过她 文静内秀 圆圆的脸上有着微微的红晕 总是抿着嘴笑 亮亮的眼睛忽闪着纯真

小义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 出来打工  转眼一年了 辗转了几个地方 一直没有和我断了联系 收信地址不明时她就会抽空打来电话 次数不会多 几个月一次

其实她的通信地址固定时我也没有及时回复她的信  总想着静下来认认真真的回复她 排开杂念 脱离开自己所处的环境 以完全的真我去面对她 可这样的时候总是太难得 或许 仍是一个自己倦怠的借口 

 

做了几年的辅导员 接触的这些贫困学生中 小义给我的影响不能说是深远的但算得上持续 其程度或许超过了我的预计

她的善解人意 乐观真实 会让人模糊了世人眼中那些不可逾越的沟壑把两个世界的人就这样连接在了一起 甚至回忆起来 一路上我的得到甚至多于付出 而这 也的确不是我帮助她的初衷  所以偶尔想想 自己似乎更应该说是“幸运”

 

最初和这些学生交流时自己大多扮演一个亲近交心的姐姐不是资助人 更不是施舍者 但 也很难做到平等  毕竟 自己心中仍固执的有种想要给他们带来启发和影响的心愿 是对是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所以 除非是采用现身说法的手段 一般我很少和他们“诉苦”  我想做的只是希望得到他们的信任 让他们能敞开心扉 从交流中得到些安慰和鼓励 以弥补贫穷和多劫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创伤多数时候经过耐心的交流 是会达到一定的效果 于此 自己已经是满意的了  从不奢求还能得到更多

但是 小义 她给了我更多的东西 就像是在长沙时文耀阿姨让我体会到的家的温馨

小义很会安慰人 “手法”会让人感觉似曾相识 笑 总是不显于形的让你领悟到一种豁然   其实她很苦啊 出来打工前几乎没有离开过那片大山到了昆明 先是在超市里面做推销员 第一天里腼腆的她举着话筒一个上午也没有发出一声 后来去了个茶室 天天上夜班 让我想给她电话都怕打扰了她的休息 再后来去了她姐夫的咖啡长听她的描述 那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包身工 拥挤闷热疲劳饥饿 这样的字眼在字里行间随处可见 可她居然还在笑着 电话里还那么轻松的和我说

        

--姐姐 其实 我真的很幸运 有个可以磨练自己的机会让我不那么懒惰和天真

        

心疼。惭愧。

       

上封信里 小义流露出了一些疲惫 读着信我的心开始揪的紧起来自己有些无措

但是 小义笔峰一转 讲起了一个故事 是关于一个小孩站在窗口看到外面凋敝的花丛和阴森的墓地开始伤心 然后小孩的爷爷把他领到另一扇窗之前 窗外是灿烂的花圃和漫飞的彩蝶 小孩破涕为笑

小义说--姐姐 我感觉自己是开错了窗 应该去开另外一扇 

             

那时的我 感情上工作上都不算顺利 受到些冲击自己也懵懵懂懂看到小义这番话 我是有醒悟了 从不期遇能从自身就跌跌撞撞的他们身上得到什么 但是 一旦得到 那注定是醍醐灌顶 另一扇窗 多简单的道理 不是逃避 而是挖掘自身的意志在有限的条件下创造无限把我自己突破自己

  

笑 人就是这么奇怪 同样的道理 偏偏这个人说出来才会起作用不都是同样的东西么?

不一样的 自己心里清楚 不一样的

--------------------------

小义上周打来电话 她有个决定那不了主意想要我的建议听她说明情况帮她分析了一下 给出了建议 她也定了决心 听的出她的如释重负  连声对我说着--谢谢你啊 姐姐

客气了 你太客气了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谢谢 难道是不需要吗 当然不是只是我觉得来日方长 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谢你啊 所以 也不要和我说谢了好么

小义希望我给小罗写封信 小罗去广州打工了 中央三台那个节目录制完之后中央十的“家庭”栏目组又专门以小罗为主角拍摄了一个上下集 我看了 熟悉的画面久久的定格在脑海中

我答应了小义 但是 至今也没有动笔 没有特别的理由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写这样的一封信给他

小罗 也是一个让我自愧不如的大山男孩啊

              

小义 小罗 丽花 丽香 玉烛 秀艳。。。 还有那些我已经淡忘了的名字。。。很多。。。有些沉重了

 

——摘自爱心小站志愿者之家

 


Tethys
T,爱心小站志愿者,原辅导员计划的负责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爱心小站值班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爱心蓝雨滴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爱心小站值班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爱心小站值班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丝路花雨 
  值班时间:8:30-11:30,13:30-17:30(节假日不值班)
电话:0872-2440637 传真:0872-2440573
Email: aixin119xz@163.com
微信公众号:
大理爱心小站
新浪微博:
大理爱心小站
 
     
 
  小站主页 小站动态 财务公开 学生档案 我要资助 捐助须知 志愿者 爱心论坛 关于我们  
        小站公告
项目动态
内部刊物
  财务信息-收入
财务信息-支出
财簿下载
捐款信息
捐赠物品
  等待资助
已经资助
结束资助
中断资助
          志愿者指南
志愿者风采
曾经的足迹
志愿者手记
  爱心公告
助学交流
财务交流
志愿者之家
闲聊吧
  小站介绍
小站项目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2-2018 爱心小站 all Rights Reservedhts Reserved
爱心小站版权所有 爱心小站技术部维护 滇ICP备53293203602003号